一名列兵的“戰場初體驗”

一名列兵的“戰場初體驗”

■本報記者 韓成 特約記者 王寧 通訊員 劉輝

“嘀!嘀!”頭盔升起紅色煙霧,楊菊站知道自己“陣亡”了。看著不遠處快速逃逸的“敵”裝甲車,還有近在咫尺的“敵”前沿指揮所,他的雙手不由得攥緊了反坦克火箭筒。

這一天,第80集團軍某旅在朱日和開展實兵對抗;這一天,入伍不滿一年的列兵楊菊站迎來了“戰場初體驗”;這一天,楊菊站體會到了什麼叫“生死考驗”。

時間回撥到4個多小時前。隨著兩發紅色信號彈升空,一場山地奪控戰鬥正式打響。

“發現‘敵’前沿警戒陣地,驅殲!”楊菊站所在驅警分隊接到上級戰鬥指令,擔任反坦克火箭筒射手的他跟著老兵迅速跳下戰車。

坦克轟鳴、硝煙滾滾、槍聲交織,初來乍到的楊菊站既緊張又激動,忍不住好奇地四處張望。“過癮!”此時,他的感受就這兩個字。然而,實兵對抗的激烈程度遠超他的想象,接踵而至的考驗,更是讓他對“戰場”有了直觀感受。

“嗒!嗒!”行進不過幾百米,驅警分隊就遭遇“敵”裝甲車阻攔。對方一陣機槍掃射後,驅警分隊幾名官兵頭盔接連冒起紅煙。

戰友的迅速“陣亡”,讓楊菊站心頭一驚,他踉蹌著撲進附近的彈坑掩體裡,左手不慎被石塊劃傷。撕開隨身攜帶的急救包,對傷口簡單包紮後,他小心翼翼探出腦袋,暗暗觀察“戰場”情形。

“敵人”火力越來越猛,“敵”裝甲車漸漸逼近,楊菊站甚至能看清黑洞洞的炮管。那一刻,他第一次感到“戰爭”與“死亡”離自己如此之近。

“小楊,快打!”這時,電臺裡傳來班長的命令,楊菊站一下子回過神來。忍著左手傷痛,他扛起反坦克火箭筒,穩住心跳,瞄準,擊發。“轟!”火箭彈破膛而出,“敵”裝甲車應聲升起藍色煙柱。

首發命中!楊菊站長舒了一口氣。來不及休整,“向‘敵’前沿指揮所奔襲”的命令緊隨而至,他隻得奮力起身,拎起武器,跟著老兵繼續沖鋒。

前進的道路崎嶇難走。背著幾十斤重的武器奔襲,還要應對隨時出現的“敵人”,楊菊站大口喘著粗氣,感覺雙腿像灌了鉛一樣。“不能倒,堅持住!”他嘴裡不停念叨著鼓勵自己。

就在驅警分隊剛翻過一座小高地時,突然,“敵”幾名步兵在一輛坦克引導下,從硝煙中沖出,直奔他們而來。情急之下,楊菊站就地臥倒占領發射陣地,又是一擊命中。

楊菊站迅速起身,準備繼續向“敵”指揮所沖鋒,可在此時,他聽到了頭盔激光交戰系統傳來的報警聲,他被“敵”狙擊手命中了。

“擊毀”1輛裝甲車、1輛坦克,歷時4個多小時,楊菊站的“戰場初體驗”至此宣告結束。

“沒想到,打仗這麼難!這次演練教會我太多了……”談及參與實兵對抗的感受,楊菊站表示雖有遺憾但收獲更多,他見識了戰場的殘酷,更加深刻認識到努力練強打仗本領的重要。

展開全文

“參加實戰化對抗有助於提高部隊戰鬥力,也能加快戰士們淬火成長。”該旅參謀長張國雨告訴記者,在該旅今年的演練中,數百名新兵走上了一線戰位。他們希望這股新鮮力量經過硝煙的洗禮,早日成為能打仗、打勝仗的戰士。

穿行在演訓場,細細打量這些稚嫩的新面孔,記者看到了興奮與緊張、喜悅與失落,但看到更多的是他們身上已初具的軍人氣質——

偵察女兵范晶晶,在連續多次偵察失敗的情況下仍不氣餒,冒著被“敵人”識別的風險,喬裝成藍軍通信兵,成功完成目標偵察任務;

一次潛伏作戰,列兵郭發帥在長滿駱駝刺的草地上趴了近30分鐘,雙腿滿是傷口,仍咬牙堅持、一聲未吭;

……

“投之亡地然後存,陷之死地然後生。”該旅領導說,瞬息萬變的未來戰場要求他們打破常規,縮短新兵成長周期,在近乎實戰的考驗中加速戰鬥力生成,為未來作戰掌握主動贏得先機。

采訪告一段落,記者趕往演訓場,準備與楊菊站道別,然而他已和任務分隊投入另一場戰鬥。循著槍炮聲遠眺,一群沖鋒的身影在硝煙中若隱若現……記者相信,經過近似實戰的摔打,他和他的戰友終會百煉成鋼。

在戰火硝煙中拔節成長

■楊 威

在實戰化演練中,楊菊站和他的新兵戰友們迎來了軍旅人生的第一場戰火硝煙洗禮。在血與火的考驗中,在青春與演訓的激情對撞中,年輕的戰士們快速地適應著新的角色,正在完成向能打仗的合格軍人轉變。

新兵是軍營的新鮮血液,是活水之源。他們的素質如何決定著軍隊的未來。因此,在“兵之初”,幫助他們打牢能力基礎、強化打仗意識、錘煉作戰本領,就顯得尤為重要。隻有“硝煙味”聞足了,打仗的發條擰緊了,這些尚顯稚嫩的肩膀才能扛起使命和擔當,才能贏在未來戰爭的起跑線上。

唯有經歷血火淬煉,方能鑄就鐵血精兵。列兵楊菊站的“戰場初體驗”,是第80集團軍某旅新兵們成長的一個縮影,也是所有新兵最應該補上的一課。歷經鐵馬秋風、戰地黃花、樓船夜雪、邊關冷月,早去苦難艱險中摔打磨礪,多在戰火硝煙中淬火成鋼,年輕官兵們才能接過歷史的接力棒,承擔起強軍興軍時代重任,成為制勝戰場的尖刀利刃。

【編輯:葉攀】